位置:三七書屋 > 歷史軍事 > 特種歲月 > 第230章 沒土了!

第230章 沒土了!

    這里是一段大堤,可是不遠處有個巨大的決口,正在嘩嘩地朝堤內灌水。

    而距離大堤百米之外,是一條子堤,可是水已經漫到了子堤最上方,越過了防御,流進了平地。

    “教導大隊的,跟我來!”溫志興跑在最前面,帶著自己四百多好兵很快跑到了子堤旁。

    “老趙!你們搞什么啊!居然沒守住?!”

    溫志興看到迎面小跑過來的通訊營長趙一峰,忍不住開始埋怨:“還弄了那么大一口子!?”

    趙一峰本來就一肚子氣,看到溫志興這么埋汰自己,立即嚷嚷起來:“這兩天我們通訊營已經筑起了四米高的子堤,還加固了大堤,加高了兩米,加厚了兩米,沒想到今天早上巡邏隊發現七處滲漏,沒一會兒就發生了管涌,我的人上去沒多久,堤就決口了!這破堤,里面都不知道是什么做的!”

    溫志興一擺手道:“我派兩個中隊幫你加高子堤,一個中隊上去決口處填沙袋,不過你那個決口估計有二十多米,填沙袋是不行的了,你們有沒有大鐵籠?”

    “什么大鐵籠?”

    “是防總幾個專家給出的方案,用大鐵籠子,里面裝滿石頭和沙袋,一個有五噸重,這樣扔下去才有效!”

    趙一峰搖頭道:“沒有!我們這里沒這玩意。”

    溫志興回頭對周湖平道:“周湖平,你帶讓一二中隊去加高子堤,然后讓司機把車全部開到裝填點上,讓三中隊堆滿沙袋,老辦法,用車填。”

    又回頭對趙一峰說:“你趕緊聯絡師部,讓他們增派273團過來,這里就算我們教導大隊加上你們通訊營也搞不定!”

    趙一峰說:“偵察連也朝這邊趕來,不夠嗎?”

    “夠個屁!”溫志興一點沒給趙一峰面子,“昨天光是我們那邊一個二十米的決口就用上了兩千多人,填了大半天,扔了十幾臺車進去,你這里我看比昨天那邊還要嚴重!快!再不快,決口會繼續增大!到時候你們就提著腦袋去見師長了!”

    “好!我馬上去辦!”

    “老趙等等!”

    趙一峰剛想走,又被溫志興叫住。

    “你跟273團的人說,讓他們多帶點鐵籠子過來,這邊需要那玩意。”

    所有部隊很快展開。

    開車的上士司機聽完溫志興的命令,跳上自己的新車,摸著方向盤,嘆了幾口氣。

    這車,是剛調來的給他的,還沒捂熱,這就又要沉了。

    咬咬牙,他掛擋,踩油門,把車開到取土點。

    取土點本來是個距離子堤兩百多米外的小山包,也是這一段唯一的小山包,可是兩天下來,這個高二十多米土坡居然被削平了!

    現在,民樂段的大堤用土全靠地方或者部隊的車從十幾公里之外裝來,卸在這里。

    一輛車,裝滿。

    兩輛車,裝滿。

    三輛車,裝滿。

    到了第四輛車。

    沒土了……

    “大隊長!沒土了!”周湖平不得不向溫志興報告最新的問題。

    “什么?沒土了?”溫志興的頭皮麻了。

    沒土,就如同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決口了可以用車填,可以用石頭填,不行還可以打樁,可以組織敢死隊上人墻去擋!

    可是沒土沒石頭,這決口怎么填!?

    “這附近的村子呢!?什么田埂什么公路,只要是地球,他娘的還能沒土!?”

    周湖平說:“周圍方圓十多公里都是良田魚塘之類,早就被水泡了一米多深,那些田里的泥又不能用,而且也不好挖……”

    溫志興轉過身問趙一峰:“負責你們這里運土的車呢?”

    “昨晚這里扛過了第四次洪峰,所以暫時不需要用土,留了幾車在這里備用,可沒想到……”趙一峰額頭上都是冷汗,說:“我已經打電話讓運輸隊朝這里運土了,很快到……”

    “來不及了。”溫志興看了看子堤方向,那里已經接近停工。

    “就算現在運輸隊把土運過來,也不夠用了,子堤要加高,需要土,我們帶來的這些車,也要填滿土和石頭,沖下決口才起作用……”

    “這可怎么辦?”趙一峰的臉色變得蒼白起來。

    每個單位的主官可都是立過軍令狀的,如果這里保不住……

    趙一峰無法想象。

    被是首長處理也就算了,可一旦洪水無法控制,將會淹沒周圍方圓幾百平方公里的百姓家園。

    這個罪,是天大的。

    “情況怎樣了?”

    幾個人正愁得想投江自盡的時候,偵察連長張志遠出現了。

    “情況不妙。”溫志興把最嚴重的問題——沒土,告訴了張大炮。

    張大炮一聽,也是傻眼了。

    “沒土怎么辦!?”他脾氣本來就大大咧咧,這會兒直接也不管軍銜高低了,罵道:“老趙,你這個營長是干什么吃的!土你都沒準備好!?”

    趙一峰心情早就煩亂不堪,被張大炮數落,立馬發飆了。

    “我他娘的也不像這樣!誰知道……”

    “解放軍同志,你們不要吵。”旁邊一個地方干部忽然插嘴,打斷了幾個人的話頭。

    “我想還是有辦法的。”

    溫志興看著趙一峰,問:“這位是誰?”

    “這是民樂鎮的鎮長沈俊云同志。”趙一峰說。

    溫志興問:“沈鎮長,我想問問,你說有辦法,什么辦法?”

    沈俊云欲言又止,眉頭緊皺,臉色猶豫。

    “都什么時候了,有辦法你還不說?”溫志興的軍人脾氣上來了,管他什么鎮長不鎮長,怒道:“如果耽誤了搶險的時間,沈鎮長,你要對這方圓幾百里地的百姓負責!你負責得起嗎?”

    “好吧……”沈俊云的眉毛尖猛跳幾下,咬牙道:“你們派車,跟著我來。”

    “派多少輛?”

    “能裝東西的,都派吧……”

    十幾秒后,周湖平跑到子堤旁,大喊道:“三中隊的馬上跟我走!”

    莊嚴扔下一袋土,跟著自己的戰友追著周湖平的身后跑。

    到了車邊,全部上了車。

    莊嚴這才問:“這是去哪?”

    “挖土。”老七說:“你沒看到?取土點沒土了。”

    車子晃晃蕩蕩在土路上用最快的速度飛馳,莊嚴和三中隊的兵們差點黃膽水都被顛了出來。

    過了不到十五分鐘,車子駛入了一處小鎮。

    鎮上空空蕩蕩,沒有看到行人。

    很快,車隊開始上坡,之后在一處倉庫門前停下。

    沈鎮長跳下車,走到門口舉起手咣咣咣猛地開始砸門。

    莊嚴跟著隊伍下了車,注意到了藍色油漆的大鐵門上寫著“糧倉重地”和“嚴禁煙火”的字樣。

    “糧倉?”他頓時有些發懵。

    這不是去取土嗎?

    怎么來了糧倉?

    大門很快開了,里面是一個年輕人。

    沈鎮長和年輕人交談了幾句,后者很快把大門拉開。

    沈俊云轉身對溫志興說:“這是我們鎮的糧倉,平時交公糧都在這里,所以有些糧食,而且這次洪水說要來,這里的地勢高,大家伙救把家里的糧食都堆在這里……”

    他低下頭,嘆了口氣道:“現在既然急用,那就用這里的糧食吧……”

    溫志興怔住了。

    他這才明白沈俊云為什么會猶豫。

    糧倉里的糧食,是整個鎮下面鄉村的農民的存糧。

    現在,沈俊云算是征用了。

    可是,這位鎮長的心里又愧對那些把糧食存在這里的農民。

    “沈鎮長,你放心,事后我會為你寫一份證明材料遞交到你們上級,說明這次是因為緊急情況征用糧倉存糧,你不會有事。”

    沈俊云苦笑道:“都這時候了,我還在乎這些嗎?你們拿吧,能拿多少拿多少,里面的糧食都是一袋袋的,好裝……”

    說罷,人走到一旁,悄悄抹淚。

    溫志興的心頭酸酸的,可他是軍人,這時候更加猶豫不得。

    前面正在拼命,而且沒土了,運輸隊朝這邊運的土塞牙縫都不夠。

    也只能這樣了。

    “裝車!全部裝滿,然后人給我扒在車頂回去!”

    教導大隊一共十輛軍卡,其中三輛在河邊裝了土,現在還有七輛。

    一個個糧倉的門被打開,一輛輛卡車倒車回去……

    士兵們也顧不得那么多,開始以最快的速度朝車上裝糧食。

    有五十斤,有一百斤也有兩百斤一袋的……

    這些糧食,每一袋扛在肩膀上都是那么的沉重,比土還要重,比石頭還要碦人……

    那都是附近村民血一年汗一年,一粒粒從地里收獲回來的糊口的糧食,都是沖擊的糧食,是維生的糧食啊!

    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而這些糧食將會全部填進洪水中,喂入決口處……

    怎能不讓人心酸?

    這些天,莊嚴心靈上受到的沖擊簡直比之前活了十八年要多了去了。

    突然,門口一陣吵鬧。

    溫志興回頭一看,是幾個村民,手里拿著扁擔,有的拿著鋤頭,沖進了糧倉重地。

    “誰敢動我們的糧食!我就跟他拼命!”

    “就是!這可是我們下半年的口糧啊!”

    “誰都不能動!”

    一個婦女沖到軍車的輪子下,往那里一躺,人哭得稀里嘩啦的。

    溫志興上前勸,說大堤要垮了,說前面情況緊急,要這些糧食救命。

    可是,沒人聽。

    有人跪下來了,扯住溫志興的褲子,嗷嗷地哭,一邊哭一邊說:“我們不反對你們解放軍,你們是好人,可是你們拿我們的糧食,就是在要我們的命啊……”

    溫志興身為一個少校軍官,面對這些哭天搶地的老百姓也手忙腳亂。

    軍人不怕敵人,不怕打仗,不怕危險,可是當面對弱勢的老百姓時,卻毫無辦法。

    “你們吵什么!哭什么!”

    一直沉默的鎮長沈俊云爆發了。

    “拿這些糧食是去堵大堤!你們難道不知道前面決口了嗎!?再不堵上,這里全都要被淹沒,到時候還有什么糧食可以剩下!?你們說吧,是想保糧食,還是保命!是命要緊,還是這些糧食要緊!你們覺得這點點糧食要緊,那好,我這個當鎮長的陪你們一起死在這里!反正大堤決口了,淹了,我也不活了!”

    說完,這個鎮長像個村民一樣,一屁股坐在那個躺在車輪的父女旁。

    “我陪著你們一起死!”

    他是徹底怒了,也崩潰了。

    他甚至沒辦法,也沒時間去給村民們講大條道理。

    他也知道這些糧食是村民的,要經過他們的同意。

    可是,一切都沒時間了。

    大堤那邊再分秒必爭,這里后院起火。

    這個鎮長,不當了!

    死了算逑!

    嚴七官說

    后面還有更新!如果覺得看得好,就給我點月票吧!謝謝了!

本站所有小說均轉載于網絡,若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回應,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

北京pk拾稳赚单双大小 新源县| 金门县| 宁乡县| 临安市| 边坝县| 姜堰市| 灯塔市| 恩平市| 迁安市| 安达市| 肇庆市| 定南县| 韩城市| 安义县| 禹城市| 罗源县| 崇礼县| 沽源县| 阿拉尔市| 霍林郭勒市| 宁都县| 巩留县| 龙山县| 安西县| 通许县| 汾阳市| 循化| 民丰县| 昌吉市| 营口市| 和静县| 克拉玛依市| 内江市| 塔河县| 林甸县| 图片| 会宁县| 兰西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