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三七書屋 > 歷史軍事 > 大唐司刑丞 > 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辰八字

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辰八字

    成自在畢竟是李日知的師弟,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他見李日知一定要帶著這個里長,本來還不太理解,但是隨即心中恍然便明白了師兄的用意。

    成自在明白了,雖然李日知是想用裝神弄鬼的方法解決掉劉獨眼和劉從良這兩個頑固的潑皮無賴,但是李日知畢竟是做朝廷官員的,如果夜審鬼魂這樣的事情,真的被傳到了長安,被朝廷的官員認為李日知真的有能通鬼神的本事,那以后李日知的麻煩可就大了,會有很多未知的麻煩在等著他。

    但是李日知又不能把這個事情到處跟別人說,他只是采用了破案中的手段而已,是屬于技術活,而并不是他真的可以和鬼魂溝通,他沒有辦法做出這樣的解釋,總不至于專門寫個聲明,然后貼出去吧。

    那么怎么能減少這樣的麻煩呢?最方便的做法,就是帶一個和這個案子有點關系,但卻又不是什么重要關系的人,一起參與其中,等到案子結束之后,由這個人向外去說明,一傳十十傳百,那么傳出去的就只會是李日知的聰明智慧,而不是他什么真的會和鬼神溝通,這樣在一定程度上就可以減少很多的麻煩。

    現在眼前的這個里長就正好是這樣的一個人,他是案子發生地的里長,肯定是要在這個案子里面起到一定作用的,至少劉獨眼和劉從良的生辰八字就是他提供的。

    而這個里長又和這個案子并沒有什么實質上的牽扯,他只是一個地方上的里長而已,既不可能是案犯,很明顯他也不是一個證人,并且他還有一點小小的群眾基礎,畢竟他還是這個鎮子上面的里長,所以他要是和別人說一些事情,比如說這個案子的偵破經過,那么傳播的速度肯定也是要快于別人的。

    李日知在前面走,成自在和里長在后面跟著,半路上李日知又叫過了幾個差役,眾人們一起進入了大牢,到了最下面的死牢。

    劉獨眼和劉從良兩個人被扔在牢房里面,此時的情況相當的凄慘,而劉獨眼正在嗚嚕嗚嚕地罵著劉從良,他認為就是因為劉從良說漏了嘴,所以才導致他們父子兩個一起挨揍的,本來可以蒙混過關的事情,就是被劉從良給弄砸的。

    而劉從良也正在嗚嚕嗚嚕地爭辯,他們父子兩個人的腮幫子都已經腫了起來,說話都不清楚,只能一起咕嚕咕嚕的了。

    樓門外面腳步聲響,牢頭舉著一盞油燈走在最前面,牢頭一到牢房的外面,牢房里面趴著的劉獨眼和劉從良立刻不說話了,都安安靜靜地趴著。

    他們兩個都屬于那種地痞無賴,對于他們來講,和當官的耍無賴,那是憑膽量,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像李日知這樣的官員,雖然可以痛揍他們,但是卻不能把他們給打死,所以他們可以和正式的官員耍無賴。

    但他們卻無論如何也不敢和牢頭這樣的小吏耍無賴,因為像牢頭這樣的小吏是真的敢把他們給弄死的,而且是慢慢地折磨,讓他們在痛苦中死去。

    所以幾乎全大唐的混混們都知道一點,那就是寧可得罪閻王,也別得罪小鬼兒,否則小命不保。

    牢頭拿出鑰匙,嘩啦啦地將牢門打開了,接著,牢頭點頭哈腰地對李日知說道:“現在劉獨眼和劉從良這兩個人在就關在里面呢,他們兩個不老實,要不然讓小的先叫他們老實老實?”

    李日知說道:“把他們兩個綁起來,然后弄疼他們,讓他們盡量地掙扎,這樣他們的魂魄才會有活力,本官對他們施展索魂大法,效果才會更好!”

    牢頭連忙答應一聲,他趕緊叫進來幾名獄卒,進了牢房以后,把劉獨眼和劉從良一起,死死地按在地上,讓他們動彈不得!

    劉獨眼和劉從良不明所以然,但是他們都非常的恐懼,這是人的本能反應,就算是他們兩個沒有做虧心事,那么在牢房這樣陰森的地方,尤其是死牢,這樣陰森到不能再陰森的地方,他們兩個被人按到地上,想要不恐懼那是不可能的!

    李日知說道:“取一根針來,我要取他們的額頭血,只有成功的取到他們的額頭血,這樣我才能準確地獲得他們的生辰八字,這樣才可以施展法術!”

    牢頭微微一愣,這里是牢房,哪可能有什么針呢,不過這也難不住他,牢房里雖然找不到繡花針之類的東西,但是要找到帶尖的鐵釘,那卻是容易得不能再容易了,他立刻找來了一根細細的鐵釘,鐵釘的尖兒非常的尖銳,完全是可以當針用的。

    李日知指了指劉獨眼,說道:“先取他的額頭血!”

    他取出了那兩個小草人當中的一個,把這個小草人兒放到了劉獨眼的眼前。

    劉獨眼被按在地上,只有腦袋能動一動,他看到了這個小草人,雖然他不知道這個小草人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但是聽也聽說過,如果想要詛咒別人的話,那么就要用針扎小草人!

    當然他自己是肯定沒有做過這種事情的,他也不會詛咒這種又高深又有技術性的法術,可是當他看到這個小草人之后,立刻嚇得幾乎都要暈過去了,一只眼睛瞪得溜圓!

    本來他的臉已經被打得腫起來,眼睛已經腫得瞇成一條縫了,可是這個時候竟然睜得大大的,可以看得出來他是真的萬分恐懼!

    牢頭用尖銳的鐵釘在他的額頭上扎了一下,立刻額頭出血,李日知用小草人在劉獨眼的額頭上面蹭了一蹭,讓劉獨眼額頭上的血蹭到了小草人上,然后他又把那張寫著劉獨眼名字的紙條,在劉獨眼的眼前晃了晃。

    他說道:“看到了吧,這張符紙上面寫著你的名字,現在這個小草人上又有了你的額頭血,那么本官只要把這張符紙按在小草人之上,那么就可以獲得你的生辰八字了,這樣高深的法術,想來你也不知道,不過今天本官就讓你見識見識!”

    接著,李日知果然把寫有他名字的小紙條,按到了小草人上。

    做完了這番動作之后,李日知又讓牢頭用鐵釘去刺劉從良的額頭,取他的額頭血,并也把小草人和那張寫著劉從良名字的小紙條,給劉從良演示了一番。

    雖然劉從良看上去又高又壯,一副很不好惹的樣子,可是他的膽子竟然比劉獨眼還要小,李日知只不過剛剛把演示做完,劉從良雙眼翻白,竟然嚇得暈了過去!

    李日知哪會容他暈過去,立刻讓牢頭把他給弄醒了。

    看到劉獨眼和劉從良都清醒著呢,李日知用陰森森地語氣說道:“現在本官開始施展法術,你們都小心一些,不要讓法術誤傷到你們!”

    這話是說給幾個獄卒聽的!

本站所有小說均轉載于網絡,若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回應,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

北京pk拾稳赚单双大小 辉县市| 宾川县| 北川| 闽清县| 凤翔县| 偃师市| 外汇| 甘肃省| 德令哈市| 正阳县| 新昌县| 台州市| 绥芬河市| 运城市| 财经| 新干县| 高唐县| 麟游县| 尉氏县| 扬中市| 东宁县| 满城县| 和平县| 左贡县| 电白县| 嘉定区| 上栗县| 柳河县| 绥德县| 东丽区| 弋阳县| 大新县| 诏安县| 诏安县| 秦安县| 布尔津县| 屏东县| 元氏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