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三七書屋 > 科幻變異 > 電影世界大紅包 > 第914章 洞虛演道,太陰真君!(跪求全訂)

第914章 洞虛演道,太陰真君!(跪求全訂)

    (碼字不易,跪求一份訂閱,向大家拜謝了!)

    轉眼之間。

    十年光景匆匆而過。

    自從離開了龍虎山之后,李曉便云游四方,浪跡天涯,以此來磨煉自己的道心。

    直到李曉意識到,距離劇情開啟的時間,愈發的接近之后。

    在三年之前,李曉才來到了永州城,在這城邊上一處較為偏僻之地,蓋起了一座道觀,而他也是搖身一變,成為了一方觀主。

    之所以如此為之,李曉當然是有著自己的打算和謀劃的。

    系統所頒發的任務有兩個。

    第一個是滅殺無極蛇母,第二個則是毀滅電影里面,建在佛塔之下的地宮。

    無論是哪個任務,都與永州城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如此為之,一方面可以接近劇情的發展,而來也是便于他繼續修煉道法。

    在這十年光景之中,龍虎山那邊也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隨著生命之力的衰竭,老天師在五年之前壽終正寢,駕鶴西游。

    而繼任天師之位的,正是大師兄張應韶,成為了龍虎山第十六代天師。

    在此之后,他又因為聲名遠播,弘揚道法,蒙得了皇帝的恩寵,被封為國師,并且賜封道號為:洞虛演道,太陰真君!

    “洞虛演道,張應韶,我早就該想到的。”

    李曉喃喃低語地說道。

    依照歷史的演化,第十六代天師即為張應韶,而他的賜號則是為洞虛演道,沖素真君。而在這一方電影位面之中,卻發生了小小的改變,變成洞虛演道,太陰真君了。”

    不得不感嘆這緣分的奇妙。

    張應韶雖說并沒有仙緣,但是卻也憑借著他的修為與心思,登臨高位,眼下也是統領了所有的道門勢力,可謂是一朝得道。

    只是這位太陰真君眼下似乎也是遇到了困境。

    時逢晚唐末年,天下將亂,妖魔鬼怪,出沒人間。

    而皇帝唐宣宗沉迷于求仙,果實太陰真君屢試未果,這使得皇帝為之震怒,估計這國師的位置也是如坐針氈吧。

    李曉不由得如是想道。

    “道長,這里有人被毒蛇給咬傷了,還請道長救命啊。”

    就在李曉腦海之中思緒翻涌之時,一道由遠而近的呼喊之聲,卻是打斷了他的思緒。

    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李曉看了過去。

    只見幾個年輕的壯小伙子,正抬著一個昏厥過去的農夫,沿著上下的臺階向著道觀這邊狂奔而來,旁邊還有一個像是農夫女兒的女子,正傷心抽泣著,滿臉的擔憂之色。

    這些都是住在山腳下的村民,對于他們李曉也是并不陌生了。

    看來又有人被毒蛇咬了。

    永州城野產異蛇,黑質而白章,觸草木盡死;以嚙人,無御之者。

    此地可謂是無數毒蛇所聚集之地,經常發生人被毒蛇咬傷的狀況。

    對于這樣的情形,李曉當然也是見怪不怪了。

    “小強,去,將他抬到我內堂之中吧。”

    收起了酒葫蘆,李曉神色一正地說道。

    在聽了李曉的話語之后,小強點了點頭,放下了手中的笤帚,隨即身形一晃,直接是橫跨了數十丈的距離,轉眼之間便是出現在了位于山腰處的蜿蜒臺階之上,從那幾個小伙的身上接過了農夫,背在身后。

    隨即,只見他雙腳重重一踏,宛如是猛虎躍澗般,徑直地沒入了道觀之中,運送到了內堂之中的一方椅子之上。

    在這里。

    李曉也早就已經是準備好了。

    抬進來的農夫,腳腕腫脹,嘴唇發紫,整個人昏厥過去,雙眸緊閉,失去了意識。

    幾乎是淡淡地掃了一眼,李曉就已經將農夫的情況都了若指掌了,隨即以銀針扎刺,再運轉體內純陽法力,將血液中的毒素都從經絡之中迫出,然后再以草藥敷上。

    在做完這些之后,李曉神色悠哉地盤坐于一方蒲團之上,顯得輕松之極,救治這樣的傷者,對于他來說不過是探囊取物。

    等到那幾個壯小伙和農夫的女兒,后腳趕到道觀之內的時候,那個農夫已經是恢復了意識,幽幽地醒轉了過來,原本蒼白如紙的臉頰之上,也已經是浮現了幾分血色。

    “多謝道長出手相救,民女感激不盡!”

    看到這一幕景象,農夫的女兒,不由得感激涕零。

    而其余幾個送農夫來的小伙,也都是瞪大了眼睛,嘖嘖稱奇,感到十足的不可思議。

    “道長的這手醫術真的是神了。”

    “是啊,不過是短短一盞茶的功夫,道長已經是將段老伯給救治好了,這種手段可謂是神乎其技了啊。”

    “也正是因為有他的存在,所以我們這一片因為毒蛇所喪命的情況,也是越來越少了。”

    幾個人都是神情激動,忍不住贊嘆說道,話語之中,也都是充滿了對于李曉的恭敬之意。

    對于他們來說,李曉就好像是天上的謫仙,令人敬佩崇敬。

    李曉卻是心下苦笑,這已經是他這個月以來救治的第十二個被毒蛇咬的傷者了,與其說這里是道觀,到不如說是醫館來得更加的貼切呢。

    擺了擺手,李曉出言說道:“還好送來得及時,若是來得再晚一些的話,毒素就會侵入到肺腑之中,到那個時候,即便是大羅金仙來了也無濟于事了。”

    此言一出,那幾人的臉上都不由得為之一變,

    在慶幸的同時,也是感到一陣的后怕,真可謂是千鈞一發之際啊。

    “段老伯,你都已經這么大的年紀了,就不要再去后山捕蛇了。”

    目光一轉,李曉的視線落在了顧老伯的身上,出言勸慰說道。

    顧老伯傷勢剛愈,嚅動了下干澀的嘴唇,還是沒有說出話來,而是他一旁的女兒接過了話頭,神色一黯地說道:“若不是因為捕蛇可以抵免那些苛捐雜i的話,誰又愿意冒著這么大的危險去捕蛇呢,爹爹去捕蛇,我也放心不下,但是他卻堅持要去。”

    她的話語之中也是帶著幾分無奈。

    手指輕輕地敲擊著桌面,李曉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這都是因為在半個月前,從皇宮之內傳出一道旨意,那就是捕蛇可以抵免賦i,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后,很多村民也都是十分踴躍地去捕蛇。

    相比與此,距離這里數十里遠的捕蛇村每年都有很多人因為捕蛇而喪命呢,這段時間更是激增。

    當然只有李曉知道,究其一切,這都是因為太陰真君要以這些蛇修煉太陰真功,以求挽回皇帝的恩寵,可謂是煞費苦心。

    ……

本站所有小說均轉載于網絡,若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回應,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

北京pk拾稳赚单双大小 潜江市| 宁乡县| 弥渡县| 静宁县| 阜康市| 江都市| 霍邱县| 十堰市| 海兴县| 永年县| 扶绥县| 夏河县| 定州市| 满城县| 临夏县| 盘山县| 崇州市| 洛扎县| 社旗县| 呼伦贝尔市| 光山县| 鹰潭市| 六盘水市| 平山县| 通江县| 谷城县| 石家庄市| 玉溪市| 突泉县| 黄平县| 随州市| 精河县| 罗江县| 涞水县| 晋城| 吐鲁番市| 东乡县| 泰来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