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三七書屋 > 武俠修真 > 巫墓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1)子母河

第一百九十一章 (1)子母河

熱門:帝霸 獵贗 滄元圖 武煉巔峰 全球高武 三寸人間 詭秘之主 承包大明 武神皇庭 明朝敗家子 如意小郎君 匹夫仗劍大河東去
    這時候,南宮六耳和胡玉娘兩人領著妖兵妖將,卷起了重重妖云,直撲向女兒國。林醒白當然一同去,不過這一次去只是觀戰的,并不打算去認真的打這一場戰斗。

    正因為如此,所以林醒白現在很閑。

    閑閑的坐在云上,根本就沒有想著即將來到的女兒國大戰。

    正因為沒有想著女兒國大戰,所以呢,林醒白現在有空想著些其它的,此時太閑,閑得林醒白可以發現一些問題。比如說自己在第一次用玉石劍后的破碎重組元神。

    似乎在那一次破碎重組之后,自己的元神變得更加的壯大了,為什么會如此?那如果第二次的重組成功,元神還壯大的話,那毫無疑問,破碎元神再重組的辦法,可以變強元神。

    這叫什么?

    林醒白不知道,這種法門正是楊戩練的九轉玄功,不過本能的林醒白還是感覺這樣的瞞厲害。不過想試驗,先等三十年吧,只有三十年后才能第三次的玉石劍。

    就這樣胡思亂想的,來到了女兒國。

    好冷的女兒國。

    第一次到女兒國時,林醒白并沒有發現多冷,但是現在林醒白發現了,好冷,水部眾神就是水部眾神,硬生生的可以把女兒國就得這么冷來,到處是冰塊。

    冰封天下果然是冰封天下啊。

    林醒白找了個閑適地位置。開始看戲。

    戲的主角,顯然是南宮六耳和胡玉娘,南宮六耳本來就是好戰之輩。只見他手一動,一根金燦燦的棍子直砸而下:“水部正神們,你家爺爺我老人家來了。”這一棍子砸下,無數冰屑揚起,一剎那就破壞了整個冰凍層。

    南宮六耳地棍子,叫做一氣風火棍,這一氣風火棍并不會比如意金箍棒差,南宮六耳的實力也是絕對高強。與孫悟空沒有交過手之前,也無法判定這兩人哪個強哪個弱。

    女兒國的眾多水部正神之首是許平水,而許平水被林醒白所殺,那么余下的水部正神,自然不可能是南宮六耳和胡玉娘的對手,南宮六耳和胡玉娘是來大殺四方的。

    不過,事情經常會出乎意料之外。

    如果種種事情都可以料中,那才是怪事。

    比如這時候,在冰封的女兒國都當中,伸起了兩股強絕的氣息。突然地,一道氣息出現在南宮六耳的身前,那道氣息,幾乎是絕對的冰冷:“你是南宮六耳,妖族十大新星之一。”

    說話的這個男人,一臉的冷漠,似乎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一身的白衣,手中拿著也是雪白的劍。南宮六耳是個戰斗狂人,在戰斗上面也是瞞有天賦的。一見到這個絕對冷漠的白色男人應當很強,當下熱血便沸騰了:“你是誰?”

    “我叫許無名,在水部正神當中是個無名之人。”許無名淡淡的說道,然后突然就發出了攻勢。他地攻勢很急,很快,聚水成劍,而且此人在劍術上的造詣顯然也很高,高得相當離譜。

    南宮六耳知道對手厲害,不過南宮六耳也打沸騰了。

    而那邊,胡玉娘的身前,也無聲無息的出現了一個人來。這個人。長得和許平水很像,不過看起來。比許平水更俊一些,更俏一些,也更邪異一些,這本來就是個相當難纏的人。

    胡玉娘嬌滴滴的說道:“不知你是誰?說出來也讓奴家聽聽名字。”

    “我叫許水。”這個更俊更俏更邪異的年青人說道:“你或者被許平水的名字迷惑了,更被許平水的排名迷惑了。”

    “在水部正神當中,許平水排名第二。”許水說道:“這句話很正確,這句話也是水部宣揚出去的。”

    “當然,其實我們水部玩了一個文字游戲,因為在水部正神當中排名第二,不等于在水部當中排名第二。”許水淡淡地說道:“你們很多人被文字游戲給騙了,很多人以為,在水部正神當中排名第二,許平水的實力就只在許遜許天師之后,其實你們都沒有注意到,許天師是水部主神,而不是正神。”

    “我們就是利用你們的不注意,弄了一個小圈套。”許水說道:“許平水的排名,在我之后,我是水部正神第一,而許平水是水部正神第二,他在我之下。”

    “許無名地實力大概和許平水是兩可之間,不過他既然叫了無名,自然不會出名。”許水說道:“所以一直以來,不是很熟悉我們水部的人,根本不知道我和許無名兩人。”

    “本來,這一次打出來的口號,以許平水為首的水部眾神來攻擊你們,本來就只是假的,實際上是以我為首。這樣的蒙騙,自己是要把你們幾個妖王給捉住。”

    胡玉娘這才知道,自己等人是中計了。

    許水看向林醒白一眼:“我確實是失語了,本來以為許平水的實力,就算是去毒敵山,最多敗逃,不會死亡,卻沒有想到,他會敗在林醒白你的手上,很意外,這是我地失誤,我承認我地錯誤。”

    “不過,是錯誤又如何。”許水的唇角揚起:“對于我來說,根本沒有多少影響,許平水死了又如何,只要我還在,就贏定了。既然許平水死了,我就連許平水那一份一起做完,我要做地第一件事便是殺你,胡玉娘,一億二千萬懸賞金懸賞的人。”

    許水的說話很傲氣,好一句許平水死了也沒有關系。他連著把許平水那一份一起做完就是。

    不過,面對著許水這個嘴唇很薄地年青男人,胡玉娘發現自己的壓力好大。$

    壓力大。大得非同一般。

    這個叫許水的男人,應當很強。

    所以胡玉娘幾乎是立即就進攻,而且一進攻就是倒馬毒樁。胡玉娘地倒馬毒樁是一樁相當逆天的本事,便算是在攻打天宮那一役,胡玉娘也沒有用這一招。

    但是現在,胡玉娘卻不得不馬上,許水給她的壓力就有這么大。

    倒馬毒樁果然是逆天技能,許水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被刺中了。

    倒馬毒樁,幾乎會立即刺中人,很是難躲,不過第一次刺中傷害并不算太大,猶其是對準圣來說,只有等倒馬毒樁的毒聚在一起的時候,那時候才恐怖異常。

    倒馬毒樁刺中三下,已經痛苦異常。

    倒馬毒樁刺中五下,已經不是常人可以忍受得了。

    倒馬毒樁刺中十下,想不死都難。

    倒馬毒樁刺中十五下。必死無疑,無論對手是誰,這就是胡玉娘的十五擊必殺,不要以為十五擊很多,其實十五擊在真正的戰斗當中,在速度節奏相當快的戰斗當中,也不算多。

    而十五擊是必殺,無人可擋。

    胡玉娘飛快地刺,不過她只得機會刺中兩下便被許水反擊,許水的手一動。在虛空一捏,這虛空一捏,胡玉娘立即全身噴血。

    許水冷冷的看向胡玉娘:“我的能力,是可以隨意的控制空氣當中的任何水。包括敵人身體當中的。在水部有一個人能力和我接近,那人叫許平靜。”說話的時候,許水看向林醒白。

    “你殺了的許平靜,能力其實很變態,不過再態也沒有我變態,他只是可以控制對方體內水的流動,借此控制敵人地動作。而我可以控制水做任何事,包括——水爆炸。”

    許水再一動。虛空一捏。林醒白只覺得全身一痛,本來林醒白就重傷在身。這下子被許水隔空控制自己體內的水爆炸,林醒白一口氣差點沒喘順,當下便吐出一口血來。

    “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的法力是五重天。配合著我現在的能力,你們幾個加起來都不是我的對手。”許水相當平靜的說道。

    法力比林醒白、胡玉娘等人遠高,同時還有一種逆天的能力,確實,這個許水相當之很無敵。

    許水手一捏,胡玉娘再度慘叫一聲,又吐出一口血來,不過同樣的,胡玉娘又用倒馬毒樁刺中了許水一記。不過這許水對痛的忍耐力遠超過尋常,被倒馬毒樁給刺中也一點不在乎,手中的動作沒有任何地停頓。

    許水冷冷淡淡的看著這一切:“既然如此,先殺胡玉娘你好了。”只見他手一動,胡玉娘又瘋狂的吐血,一連動了三下,胡玉娘頭一歪,一代尤物,就此香消玉殞。

    許水決殺了胡玉娘,轉眼看向林醒白:“你的電遁厲害,不過你還不駕起電遁已經太晚了。”許水一動,林醒白立即吐出血來,這時候地林醒白,重傷上加重傷再加重傷。

    三重重傷,足以讓林醒白無法用電遁。

    林醒白無法用電遁,自然再逃不走。

    許水再虛空兩按,林醒白也是狂吐鮮血,全身炸裂而死。

    此時,那邊的南宮六耳受此影響,也被許無名用無名水劍御劍術給斬殺了。一下子三大妖王全部死在許水和許無名兩人的手中,而其它的水部正神也沖了出來,把妖云上的妖兵妖將全部斬殺。

    此戰,水部正神損失了一個正神排名第二的許平水,卻斬殺了三大妖王,這三大妖王的懸賞金分別為一億二千萬,一億二千萬,一億,這絕對是天大的功勞。

    當下,水部正神當中一個叫許平安地便湊到了許水地面前:“恭喜第一正神,賀喜第一正神,那林醒白在靈山算計了昊天上帝一把,昊天上帝早想殺他,只是他有電遁,想殺都難,卻不料死在了第一正神你的手中。這絕對是天大勞功一件,當真是恭喜賀喜正神。而那胡玉娘和南宮六耳,也是懸賞過億地超級重犯。日后第一正神升到天庭高位。指日可待啊。”這個許平安立即過來拍馬屁,其它正神在殺了妖兵妖將之后,也都過來拍馬屁。

    無論是哪個水部正神都認定了,許水以后一定要升到高位,這一戰,連殺三個懸賞金過億的,確實太牛了,不是一般的牛。現在討好些以后就好說話許多。

    這些人拍馬屁。卻沒見到許水地臉色越來越鐵青,許水臉色鐵青的說道:“少廢話了,我中計了,被林醒白擺了一道,林醒白的傀儡術。”說到這里,許水也不再說,不過臉色還是那樣的難看。

    眾多水部正神看過去,只見場中被許水所殺的胡玉娘、林醒白,現在都是一具普通的妖將尸體在那里,而不再是胡玉娘和林醒白。而被許無名所殺的南宮六耳,也不是南宮六耳,而是一具妖將尸體。

    水部正神們不是傻的,自然立即就明白,一定是林醒白在中間搗地鬼,在一瞬間把自己、胡玉娘、南宮六耳都用傀儡替身術給換掉,使得許水、許無名殺假的。

    只能說林醒白的傀儡替身術,越來越了得了,在這么極短的時間,可以在五重天許水的眼皮底子下玩花樣。玩花樣玩到這樣厲害,確實是少見得可以。

    而許水就這樣被林醒白給玩了一計,不由得不怒。

    許水當下便要追,便在此時。只見在冰封之城外,全是火焰。這些火焰也不是凡火,而全是火妖力組成的太陽火。太陽火和水部玩的水正好相生相克,太陽火圍成一圈,把許水等水部正神圍在中間,這樣一來,許水等水部正神自然暫時無法再追了。

    在這時候,許水卻平靜下來。

    此時的許水終于認清了。縱使林醒白的法力不過是二重天。但是他卻絕對可以當自己的對手。在聽到自己地能力介紹之后,沒有任何猶豫就用了傀儡替身術。一要很好的判斷力,二要傀儡替身術很好,然后又立即用太陽火圍冰封之城,拖延自己進攻的時間,這個林醒白,確實了得。

    以后,一定要把這林醒白當成真正的對手去對付,絕對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大意,許水在心中這樣對自己說。

    而同時,許水打算暫時不追殺了。

    林醒白用傀儡替身用得早,胡玉娘只被自己擊中一下,而林醒白壓根一下沒被擊中,南宮六耳也是完好無傷,這三大妖王,身上傷都沒有多重。這時候的許水因為不知道林醒白殺許平水受了重傷,所以判斷出現了些失誤。

    而毒敵山那座山有古怪,胡玉娘在那里經營良久,只怕也有些不好對付,許水早前在毒敵山下觀察過,就是肯定了毒敵山有些古怪,所以沒有急著進攻,而把許平水當探路先鋒,結果許平水折在那里。

    林醒白、胡玉娘、南宮六耳三大妖王,正在回趕往毒敵山。

    在毒敵山還有一些布置,可以用來對付許水,在其它對方,更是對付不了許水。

    “水部果然變態,牛人一大把一大把,不愧是天庭四大最精銳部隊之一。”南宮六耳把一氣風火棍扛在肩上說道。

    而此時胡玉娘注意到一點:“你會傀儡替身術,我們都知道,而且你在這上面的造詣還極深,這些我們也知道,只是,你怎么會有我和南宮六耳的傀儡替身?”胡玉娘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而此時南宮六耳也豎起耳朵來聽。

    林醒白聳聳肩:“沒辦法,我是個很小心的人,雖然當時進攻女兒國前,我地心思沒有怎么花在女兒國大戰上,但是我還是依著自己原來的習慣,多留幾手,所以做了你和南宮六耳的傀儡替身,就是這么簡單。”

    聽林醒白這樣說,胡玉娘也只有在心中暗嘆,很多人都說了,在妖族十大新星當中,最強的數莊雕,最快地數莊雕,最狂的數孫悟空,最毒的是胡玉娘,力氣最大的是莊青,最裝斯文最陰沉的莊白,最喜歡戰斗的是六耳,最狠的是九頭蟲,最麻煩的是吳百眼。

    最多算計最小心地就是林醒白。

    現在看來果然如此,胡玉娘、南宮六耳、林醒白三大妖王回了琵琶洞再度想著以后地戰事。

本站所有小說均轉載于網絡,若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回應,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

北京pk拾稳赚单双大小 武陟县| 江北区| 连州市| 滨州市| 中宁县| 越西县| 宁波市| 祁东县| 昌乐县| 沁水县| 合川市| 宁远县| 印江| 阜城县| 元谋县| 新沂市| 奎屯市| 西城区| 乡城县| 濮阳市| 彭山县| 清原| 陇川县| 富阳市| 松阳县| 郓城县| 嵊泗县| 山丹县| 怀安县| 阳高县| 桓仁| 麦盖提县| 烟台市| 修水县| 富民县| 运城市| 巴彦淖尔市| 河南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