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三七書屋 > 武俠修真 > 巫墓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1)五行流派

第六十七章 (1)五行流派

熱門:帝霸 獵贗 滄元圖 武煉巔峰 全球高武 三寸人間 詭秘之主 承包大明 武神皇庭 明朝敗家子 如意小郎君 匹夫仗劍大河東去
    本,京都。

    京都府位于日本主要島嶼——本洲島的中西部,東鄰三重縣和滋賀縣,西鄰兵庫縣,南鄰大阪府和奈良縣,東北鄰福井縣,北瀕日本海。日本的故都和著名的文化、游覽和工業城市。以出產絲織品、藝術陶瓷器及其它手工藝品著名。著名的旅游勝地,體現最傳統的日本風情。

    在這個城市,便算是在繁華的市區,也經常可以見到神社的存在。林醒白肩上背著一個小包,來到京都的市郊附近的一家神社,這是一家供奉著雷神的神社。

    林醒白推門進去,這個神社并不荒涼,還有些信眾,不時的有人進進出出,林醒白信步而走,走到了神社之前,只見在前面,標明著這神社建于江戶時代,供奉著由中國傳過來的神明——雷神。

    在這社標之后,是一排燈籠,在風中輕輕的飄蕩著,這沒入夜,入夜之后,神社的燈籠都亮了起來,那情景相當好看。燈籠之下,有著守護獸,守護獸名叫狛犬,狛犬這是一種類似獅子的守護獸,不是狗。

    再進入有注連繩,這是一種結界,區分圣界與俗界,禁止邪神或不潔凈的人闖入。

    進入神殿,只見巨大的泥像,塑立在神殿之中,這尊泥像,身有四手,猙獰無比,手中拿著雷公錘,往下打雷的樣子。神像猙獰得很,在神像旁邊的臺上放著三樣御神體,這三樣御神體分別是鏡、劍、玉。

    林醒白在雷神面前,微微的一躬身,這雷神是中國傳過來的神靈。所以躬身拜一拜,也很合理。

    做完這些之后,林醒白站直身體來,遙遠異國地神社風情,林醒白到要好好的欣賞一番。

    老實說,林醒白對于地球上各國的異種風情。都有些興趣,因為新奇,林醒白對于新奇的,向來沒有多少抵抗力。在風鈴聲中。林醒白看到了這雷神神社的巫女。

    每一個神社都有巫女,一般的巫女,由著漂亮地女孩擔任,而且巫女一定要是處女,如果女孩子不潔,就會受到神的懲罰。這在日本各地神社中,已經成了行規。

    身穿巫女服的少女。由著風鈴聲中,在燈籠之下,緩緩的走出來,毫無疑問,這個巫女長得相當地美麗。那是一種相當古典的美麗風情,鵝蛋形的臉蛋兒,鼻子很高。臉上很冷。

    這是個冷清又驕傲的少女,上身為白,下身為紅色的裙子,正是最傳統的巫女服,不過,林醒白此時不得不嘆道,這個明明才十六、七歲地少女,發育得太好了吧,胸膠相當的豐滿,居然比林醒白以前見過地任何女孩子都要豐滿一些,以林醒白的眼力估計,最少也有d。酥胸這樣高挺,但是人卻一點也不胖,使得酥

    林醒白聽力不同尋常,當下就聽到了旁邊兩個男子對話的聲音

    “姬宮巫女真是贊啊。”

    “對啊,長得這樣漂亮,又是巫女服,我天天來這也愿意。”

    “要是能把這種巫女服的美少女收入私房,該是多么美好地事情。”兩個無恥的猥瑣大叔,繼續在這種對話,當然,對話聲音很小。

    姓姬宮,不知叫什么,林醒白抬頭,看到了一個名牌,名牌上刻著巫女的名字,姬宮綾子。這個美少女巫女叫巫宮綾子,長得相當漂亮,林醒白亦是不得不承認。

    姬宮綾子巫女看了林醒白一眼,林醒白沒有太多地隱藏自己雷系道法,使得姬宮綾子可以感覺得到,雷神的神社,姬宮綾子修行的也是雷系的。雷系與雷系互相感覺得到。

    不過姬宮綾子并沒有直接和林醒白說話,而是到了她的位置上,開始唱著神樂,神樂是招待神來欣賞音樂歌舞的一種祭祀儀式,宮中舉行的是十一世紀便確立的御神樂,民間舉行的又細分為巫女神樂、出云流派神樂、伊勢流派神樂等。

    林醒白并聽不懂神樂,當然,不得不承認,姬宮綾子的聲音相當好聽,估且就把這位巫女的神樂,當成是歌曲來聽吧。在神樂結束,天色漸黑,來神社拜訪的人一個一個回去之后,林醒白還呆在神社里。

    姬宮綾子仍然是那巫女美少女的打扮,用日語問道:“不知你是哪個流派的,為何還要停留在我雷神神社之內。”

    林醒白當下回聲說道:“我是來自中國的道人,因為追尋著雷神的蹤跡,所以到達此處,想看一看,當年雷神信仰傳到日本,有什么流下來的遺跡之類的沒有。”

    “哦,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雷林,在光明世界,我是古董收藏家,在黑暗世界,我是歷史文本家,專門追尋著古代黑暗世界發生的

    小事情,似乎還原當年黑暗世界歷史的真面目。”對于自己的假身份,林醒白相當滿意。這身份這職業又符合自己的性情,又可以讓日本方面,那些忍者不認為自己和林醒白有關系。

    “這樣啊,來自中國的道人。”姬宮綾子說道:“既然是來自中國的道人,那么就請隨意看吧。”姬宮綾子放松了戒備,只要不是第十三仙將就好說話,更何況,這雷神神社本來就是源自中國的信仰,所以姬宮綾子一直對中國有相當的好感。

    “對了,快到晚上了,我們這晚飯也馬上準備好,如果不介意的話,請在神社用晚飯吧。”聽到姬宮綾子這樣說,林醒白點了點頭。

    林醒白會來這神社,可不是因為別的原因,而是知道,這神社乃是日本九大流派之一,五行流派的分支。也就是說,由這里開始卷入日本九大流派的勢力當中,趁機把整個局勢攪亂來。

    林醒白可是早早的就叫人查過了這些,現在,不過是找到切入點。插進去而已。

    林醒白又在這神社當中四處看一看,找尋著一些歷史的痕跡,對于黑暗世界地考古,林醒白還很有些興趣,不過并沒有找到太多,畢竟不是專業。而是兼職來考古一把。

    晚飯,是在神社里吃的。

    神社的晚飯相當的清淡,沒有任何菜,吃的油也是植物油。林醒白心中到是奇怪了,真的很奇怪,姬宮綾子那種巨乳,是吃著這些素菜可以長出來地嗎,奇怪來哉。

    晚飯的時候還有其它幾個巫女,不過都長得一般。和姬宮綾子這樣巨乳美少女沒得比,而且說實話。不知為何,看著這樣的巨乳美少女穿著巫女服,林醒白感覺很另類。

    “雷先生,不知你的雷系道法練得如何。”在晚飯后,有一個小姑娘巫女問道。姬宮綾子當下輕輕地拍了拍那小姑娘的頭一下:“這樣問是很失禮的。”

    “這到無所謂。”林醒白說道:“雷系道法,同出中原一脈,我講一講也沒有什么。”對于雷系道法同出同原一脈。姬宮綾子自然是認同,不但是雷系,五行流派基本全是出自中國,到是陰陽師、咒術師,雖然源自中國,但是加了很多自己的內容。

    雷系道法相當深奧,復雜無比,林醒白也是因為通了雷系玄功,所以可以輕易的施展出來,這便好像天龍八部當中的鳩摩智通了道家地小無相功,可以輕松的使出少林七十二絕技一樣。

    林醒白還沒講一些,夜就深了。

    當下一個個去睡覺,林醒白這一夜,便睡在神社內。在神社當中當然是照著神社地習慣,睡著榻榻米,林醒白并沒有怎么睡覺,把一絲氣機釋放在外面,這樣外面發生什么事,就可以立馬知道。

    這一夜似乎注定了不平靜,林醒白才躺要榻榻米上不久,便感覺到了外面的土地,異于平常的起伏著,當下站起身來,往窗外看去。只見窗外,土塊起伏,由土中鉆出一個人來。

    五行道法,土遁之術。

    林醒白看到,鉆出來的是五個男子,這五個男子當中,為首的一個是中年人,后面跟隨著四個,都是青年人。而此時,身穿巫女服地少女姬宮綾子,也推開門站了出來。

    在這巫女服少女的手中,不再握著祈神用的,而是握著巨大地鐮刀,巨大的鐮刀一擺,美少女巫女說道:“我雷隱一脈,已經退出五行流派多年,還請不要過份相逼。”

    中年男子顯然是五行流派當中的木隱一派,只見這中年男子開口道:“雷隱一脈,退出五行流派多年,這些我們也知道,這一次我們也不是按當年五行派派內部的紛爭,來找你麻煩的。”

    “呃,那是因為什么原因?”姬宮綾子好奇的問道。

    “因為姬宮小姐你長得太漂亮了,我們土隱一派的大少爺,前不久看過你的樣子,心動了,想納你為姬妾,不知姬宮小姐以為如何,如果姬宮小姐同意,我們客客氣氣的請姬宮小姐你回去,如果姬宮小姐你不同意,那我們就不客氣了。”中年男子說道。

    五行流派,分為五大隱派,即是金隱,火隱,木隱,水隱,土隱,雷隱算是五大隱派外的一派,算是分支,基本上沒有什么力量,所以不被記在五行流派中。

    這五大隱派組成的五行派,即是日本九大門派之一。

    姬宮綾子聽得這樣一說,當下嗔怒:“你們卻是把我姬宮綾子看成什么人來著,而且,巫女是神圣的,你們在瀆神。”

    “神,就是這神社的所謂雷神嗎,這種從中國傳來的偏門邪神,也只

    還喜歡供奉著。”中年男子冷笑道,他們土隱雖然五行土術,但是供奉的神靈卻是日本的,他們引以為榮。

    “姬宮綾子,你認輸吧,你不可能打得過我們的。”中年男子說道:“你的雷系道法,打在我們身上,是一點用處也沒有,雷被土克制的,這點你應當知道。”

    便在此時,輕輕的咳嗽聲響起,這讓中年人一怔,因為在剛才吹響了夢之搖籃曲,按道理現在應當沒有人還是醒的才對。中年男子在發出前。就知道現在的雷隱一脈,只有幾個巫女,其中稍有實力的就是這個姬宮綾子。

    中年男子看咳嗽發聲地地方看去,只見那里,站立著一個青年男子,青年男子的手上。拿著一根煙,似乎很閑適的樣子,只見那青年男子抽著煙:“說雷神是邪神,我可不同意。”

    林醒白怎么可能會同意。第一代雷神便是雷之祖巫,也是自己七大巫族玄功之一的創始人,所以林醒白自然不同意,所以林醒白要站出來,再說,這樁子事情。林醒白本來就要管,現在是找到了借口站出來。

    林醒白再抽了口煙:“還有一點。雷被土克制,這是哪個說的。”

    林醒白高深莫測的站出來,那中年男子不知此人到底是誰,只是一向橫行慣了,哪里會怕林醒白。當下便道:“雷被土克,這是常識,你不知道。是你自己見識少。”

    “還有,這位姬宮綾子,可能和你有些關系,說不定是你小情人之類地,只是實話說,這是我們五行木隱派要的人,你如果識相,就最好閃遠些,不然只有死路一條。”

    “既然你要這樣說,姬宮小姐,這一站讓給我如何,身為學習雷系的,不能讓這些學土系的,污辱了我們學雷系地。”林醒白對姬宮綾子說道。

    姬宮綾子本來就不是中年男子的對手,見得這叫雷林的,似乎高深莫測的樣子,當下連連點頭:“不過雷林先生,你也要小心,對方很強的,土系相當難對付。”

    林醒白一轉手,手中出現一柄兵器小斧子,這小斧子只有二公分左右,做得相當之精巧,這是林醒白在來日本之前,很是花費一番功夫做成的,給這小斧子取了個名字叫“雷哭小斧”。

    林醒白輕輕地晃動著手中的雷哭小斧,抖然扔了出去,那中年男子見雷哭小斧來勢奇快,當下便祭起土墻,在一般地道法對決中,以土擋住雷,基本就可以穩當得很。

    只是,中年男子土墻雖然是祭起來了,但是土墻后的他,卻被電得重傷吐血。

    其實剛才一切變化很簡單,林醒白的雷哭小斧中含的雷,經過了巫族特殊的加工,與一般地雷電又不同,土墻是為了防止一般雷電的,碰到了巫族神雷防御力有是有,不過不高,所以被電成這樣。

    雷哭小斧被扔出去之后,又被林醒白給收了回來,悠閑在的手中輕輕地轉著:“對了,還有哪一位想試一試雷哭小斧,也讓我看一看,是不是土真的克得了雷。”

    中年男子在對方五人當中實力最強,見實力最強的人都這么快的倒下,當下一眾嘍羅,全部飛也似的退了,當然,在退之前把重傷的中年男子也帶走了。

    “謝謝雷先生。”姬宮綾子盈盈下拜,施著禮道。她不是那中年男子的對手,如果林醒白不出手,只怕她要被中年男子給帶走,而聽中年男子的話,這被帶走絕對沒有什么好事。

    “不過謝了,雖然我是中國人,你是日本人,但是雷系本來就是同源而生,你有難我幫忙,這說不上什么。”林醒白說道,此時的林醒白,在計算著一件事情。

    是時候扶持自己的勢力了,扶持一定的勢力,讓自己的親信把持,侵占得差不多的勢力,自己才可以正式用第十三仙將的身份,進入日本,有了前期控制的勢力,才能夠君臨日本黑暗世界。

    林醒白想到了扶持這個姬宮綾子,這個姬宮綾子是不強,但是自己扶持傀儡,從來不需要太強的,比如朝鮮的金要日,本身太強了,還超過雷真的實力一些,自己還真有些不放心。

    心中下了決斷,那么,就扶持這個姬宮綾子吧,第一步,抓住機會,控制這個五行派。

    月色下,沒有多少人知道,林醒白已經悄無聲息的侵入日本,開始了日本計劃的第一步。不過林醒白這還算是慢的,其它地方,其它仙將,其它暗星將,比林醒白速度快的不知多少個。

本站所有小說均轉載于網絡,若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回應,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

北京pk拾稳赚单双大小 平泉县| 长沙市| 拜城县| 台南县| 民丰县| 铁岭市| 饶阳县| 周口市| 夏河县| 临泉县| 广安市| 台中县| 图木舒克市| 榆中县| 潮安县| 盈江县| 扶沟县| 墨江| 满城县| 长春市| 高碑店市| 卢龙县| 梁山县| 唐山市| 诸城市| 仙居县| 白玉县| 巴林右旗| 温泉县| 定兴县| 宁河县| 栾城县| 辰溪县| 老河口市| 辽源市| 富锦市| 汶川县| 密山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