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三七書屋 > 都市言情 > 名偵探柯南之警察故事 > 正文 第一章 松田陣平?很耳熟啊

第一章 松田陣平?很耳熟啊

    我怎么會在這里?當剎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房間,還有那陌生的床。

    緩緩坐起身來,剎揉著腦袋。我不在做那個怪博士的小白鼠嗎?隨著剎的一是恢復,記憶也慢慢涌出了來。

    剎本來是雇傭軍,后來在一次任務中受了重傷,從此就在那個冷血的地方受到了排擠,被邊緣化了。直到有一天,有一個研究奇怪東西的博士找到他,要用他做人體實驗,如果成功的話,他會比受傷之前還要強大。

    美其名曰為了他好,其實就是把他隨意的拋棄去做這種生存幾率渺茫的活體試驗。剎嘲弄的笑了笑:那自己為什么同意呢?還不是渴望通過那種虛無的東西,找回自己以前失去的。

    那?這算是成功了吧。剎看著這個陌生的房間,如果沒有成功的話,自己是享受不了這種待遇的。剎這么想著,走下床,拉開窗簾,被耀眼的陽光打在身上。

    啊!?真是刺眼的陽光。剎又露出嘲弄的笑容,連陽光都無法享受了嗎。剎又把窗簾拉上了,走到床頭。

    等到剎從床頭柜上拿到了一個可以證明身份的證件之后,剎有神經質的笑了起來。警察?還是日本的刑警?這個身份很有意思啊。

    出于一些見不得光的任務,剎也沒有少玩過這些角色扮演的游戲。只不過,連臉型都給變了啊,還真是徹底。看著警官證上的照片,剎還有心情開玩笑,變帥了不少啊。

    隨后進了衛生間,準備重新審視一下自己的新臉孔。在洗手間待了一會,剎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正在充電的剃須刀,被擠壓過的牙膏,使用過的牙刷,還有毛巾也有一些輕微的污痕。

    如果是偽裝的話,那些家伙沒有一個人會有這么心細吧。對于這些看似平常出現在自己一天沒有呆過的屋里,那么就有問題了。難道這里原來住著一個真正的刑警?而那個倒霉鬼被他們干掉了?

    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留下什么訊息,沒有任何指示和資料,自己怎么可能憑空變成一個陌生人。剎準備開始尋找一下這個屋里有什么東西的時候,聽到臥室里手機的鈴聲。

    不是彩鈴啊,這個人是古板還是單調呢?看起來也不是很老啊。剎循著手機鈴聲在床頭找出了手機。翻蓋的古董手機啊,只能打電話發短信。現在還有使用這種手機的年輕人嗎?幸好是彩屏的,不過刑警還真是一個古怪的職業啊,會培養出各種各樣的怪人來。

    剎這樣抱怨著,演繹這種怪人不是增加自己的工作量嗎?翻開手機,來電顯示屬于陌生的號碼。隨后失笑,對自己來說都是陌生的號碼吧。

    “喂。”剎接通了來電。

    “松田!你為什么還沒有來報道!今天可是你第一天調入搜查一科重案組的,為什么遲到!?”對面通話的人大吼。

    剎把手機從耳旁拿開,又用左手小指掏掏耳朵,滿不在乎的說:“是嗎?我馬上就出門,很快就會到的。”說完快速的掛掉了電話,看來遇到一個脾氣暴躁的上司啊。不過還不錯,很幸運,那個家伙是調到一個新地方啊,這樣就不用怕遇到熟人了。

    麻溜的換上衣服,看到床頭柜的墨鏡,也毫不猶豫的戴上,用他來遮擋住自己的眼睛。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如果遇到熟悉的人,眼神是最可能曝光身份的。

    走到玄關,看著鞋柜里的皮鞋,剎又是皺眉,看來那個倒霉蛋死了沒有多久啊,就在這兩天吧。邊想著,邊換上鞋子。

    穿著皮鞋踩踩地面,還不錯很合適。剎又打開警官證,松田陣平啊。似乎是聽說過這個名字的,在哪里呢?

    等到剎趕到警視廳的時候,已經過了兩個小時。然后在警視廳游蕩了十五分鐘才找到搜查一科的位置,同時找到了自己以后的上司。

    面對這位以后的上司,剎只覺得眼熟,但是并沒有特別在意什么,之后就一直低著頭聽著他的訓斥。

    “好了,現在跟我進去吧。”聽到那位警部這么說,剎才撇撇嘴跟了進去。

    搜查一科的警官都圍攏過來的時候,剎還是無所謂的站在警部身后,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

    “各位,介紹一下,這位就是從今天起調到搜查一科重案組的松田陣平。他到去年為止都在警備部機動隊服務。”警部這樣說著,還笑了一下:“現在算是改行了,大家以后多多關照一下。”說到這里,等著剎說兩句話。但是左等等不到,右等等不到,警部回頭一看,剎都快要睡著的樣子,頓時怒火中燒。

    “松田!松田!”

    剎被驚醒過來,迷茫的看著警部說:“完了嗎?那么我該在哪工作?”等到完全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整個一科的人上到警部,下到警官都在用同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他,同時他也感到了那種對火星人般的排斥感。

    但是剎并不在意的打個哈欠,然后揮揮手:“警部,我到底怎么安排啊?”

    警部看了看了自己的手下,把目標定格在其中唯一的女性身上:“那,那么佐藤,你就多多幫助他吧。”

    “誒?我嗎?”佐藤驚訝的四處看看,最后指著自己,還不敢相信。

    警部靠過來偷偷的說:“別那么不高興,他以前有過一些事情,上面要我特別關照,你就......”

    警部的話買沒有說完,剎就從后面把警部推到一邊,然后把臉靠近佐藤,似乎要從她臉上看出花來,然后指著佐藤,用那種怪異的聲調說:“佐藤美和子?”

    佐藤回瞪剎,說:“有什么問題嗎?”

    “不,沒什么。”剎清晰的感覺到周圍那種看外星人的排斥已經完全轉化為純粹的殺氣了,所以乖巧的收回目光,投到那個邊緣化的警部身上,又奇怪的說:“目暮十三?”|

    “沒錯啊,剛才不是已經介紹過了。”目暮警部說。

    最后剎指著自己的鼻子:“松田陣平?”

    目暮警部看剎的目光已經帶上了憐憫:“松田,你需要休息嗎?下午可以不用來了。”

    還沒有接受這個事實的剎,不,是松田無力的趴在辦公桌上,如同一灘爛泥。桌子上放著自己的手機,屏幕上顯示一封打開的短信,只有簡短的兩個字“有病”。

    剛才松田把自己知道的那些通信號碼全部用暗語發了一遍,期望能夠得到回應,讓他確認自己還是生活在原來的那個地球上。結果要么信息發不出去,要么沒有回應,而這個“有病”是唯一得到的回復。

    這下子松田明確的知道了自己活在了名偵探這個高智商犯罪層出不窮的世界里。而且成為了一個馬上要永遠活在人們回憶里的人了。

    “松田,你確定自己沒有事情嗎?”佐藤來到松田的桌旁問。

    “我很確定。”松田無力的回答:“只不過是討厭案件,討厭高智商犯罪罷了。”

    “什么!?”佐藤聽了生氣的說:“作為一個警察怎么能夠說出這么不負責任的話來?”

    “這樣不好嗎?沒有案件就說明大家都遵守法律。”松田還是軟趴趴的。

    “我們警察的責任就是抓捕壞人。”佐藤說。

    “嘿嘿,是啊,就是因為世界上有罪犯,所以才會有警察存在。”松田不等佐藤再說什么,先問她:“那么,需要我做什么?剛才看到警部大人和你說話了。”

    “發生了強盜案件,我們要去現場做一下筆錄。”佐藤說。

    “你和我?”松田趴在桌子上揚了下頭,看著佐藤:“我能不去嗎?”

    “不行。”佐藤說:“這可是你第一天調入一科,怎么能夠這樣懶散。”

    “這樣啊。”松田坐起來,做兩下擴胸說:“那明天就可以不去了嗎?”

    “不要說這些不著邊際的話了,快點出發到現場吧。”佐藤等不及先出去了。

    “著什么急啊,反正也追不上強盜了。”松田站起來,把衣服披上,才施施然去追佐藤。

    趕到了現場,是在一處公園里,報案人就是受害者,簡單到極點的強盜案。

    佐藤做完筆錄回到車里,對副駕駛的松田抱怨:“你難道不該去尋找一下目擊者嗎?”

    松田打個哈欠說:“這種案子以咱們兩個人根本找不出兇手來,要在附近排查一遍才能縮小目標范圍。而且咱們警部大人不是自稱重案組嗎?搜查一科本來就是管兇殺案的吧。”

    “再小的案件也是案件啊。”佐藤生氣的說:“你這種態度怎么可能當上警察的。”

    松田被佐藤這樣一說,陷入了沉默,看著后視鏡中自己的那張陌生的臉龐,等了許久才輕輕吐出一句:“誰知道呢。”

    佐藤正想說什么,看到松田的表情,終于沒有說出口。只是在心中想著目暮警部那句話,他以前發生過一些事情。

    ;

本站所有小說均轉載于網絡,若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回應,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

北京pk拾稳赚单双大小 长顺县| 西峡县| 宁安市| 伊金霍洛旗| 宁阳县| 历史| 文昌市| 崇阳县| 襄汾县| 武山县| 祁门县| 安顺市| 靖边县| 漳平市| 海晏县| 岳普湖县| 昔阳县| 同仁县| 曲阳县| 秦安县| 阜新| 应城市| 定兴县| 嘉祥县| 兴和县| 宣威市| 长汀县| 北海市| 汝南县| 常熟市| 蒙阴县| 乳山市| 万载县| 蓬溪县| 伊川县| 苍山县| 涞水县| 惠来县|